課程搜尋 GO

活動看板


本文摘錄於周聖心(永和社大特別助理)<北縣十所社大,七年回顧>一文

五校創立,艱苦連心

回顧北縣社大初期的發展,社區大學運動倡議人,也是永和社大創校主任黃武雄教授,在《學校在窗外》一書中,曾以「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形容它的艱辛困頓。艱辛困頓,也造就了北縣社大各工作團隊超凡的辦學能力,以及後來十校之間,相互提攜、合作的緊密關係。

以「打開公共領域,發展民脈,進行社會內在反省,培養批判思考能力」為宗旨,進而為形塑公民社會所啟動的新一波終身學習運動,於1998年9月,首先在台北市木柵國中成立的「文山社大」揭開序幕。很快的,這個匯集了社運、學運、教改、文化、及學術界力量所建構的成人學習新型態,獲得各地民眾的熱烈回應,並在各地蔓延擴散開來:包括當時新竹市青草湖社大的積極籌劃,以及台北縣的社區大學。

當時在位的台北縣蘇貞昌縣長,極為支持黃武雄教授所提出的「地方政府設置社區大學草案」,並慨然允諾黃武雄教授所提出的構想:同時在台北縣成立五所社區大學,分別為永和、板橋、新莊、蘆荻以及汐止社大。之所以構思規劃同時成立五所社區大學,是希望在社區大學運動開始的初期,「台北縣五所社大能結合文山、青草湖,成為啟動社區大學運動的大本營。透過這七所社大密切交流辦學經驗,進行教學研討,培養出一批基本幹部與種子師資,以準備下一階段在各縣市普設社區大學時,支應各地人才需求。」(黃武雄,2003)

1998年11月,「台北縣五所社區大學聯合籌備處」正式成立,當時黃武雄教授因為重症在身,為專心投入社大奠基的工作,避免體力過度負荷,正式向台灣大學申請退休,親自義務擔任五校籌備處召集人及永和社大主任,一心期盼著可以在台北縣奠立豐沛而堅強的社區大學運動基礎。

籌備處各種籌畫工作在最初的四位全職工作者:梁至正、蕭志強、黃泰山、葉永文的合力下,在福和國中圖書館的一間辦公室裡展開;五校的校址也在五校主任(永和--黃武雄,板橋--張則周,新莊--馮朝霖,蘆荻--夏林清,汐止--潘英海)和當時教育局吳財順局長的實地視訪下,一一進行確認,進駐鄰近的國中校舍。

蘇縣長並允諾將比照台北市文山社大的籌辦費用,提供每校1000萬元,作為各社大籌備與開辦所需經費。然而,後來因為台北縣議會,對縣府在社區大學預算編列的程序上提出嚴重質疑,認為是縣府行政部門對縣議會的不尊重,一度打算全數刪除教育局所編列籌辦預算,但顧慮到五校皆已分別在各鄉鎮縣市進行招生說明會,受到民眾熱烈支持,並且已經陸續辦理選課註冊,加上由縣府教育局、各社大所展開的一連串拜會、說明、協商後,縣議會最後終於同意保留一所社大的經費,並作成決議:僅保留永和社大——福和國中作為試辦點,其他四校即日起需遷出國中校園。

 

921襲台,五所社大搖曳生根

於今回顧八年前那段慘淡的遭遇,主要在於辦學籌辦之初,未能與當時縣議會就經費編列,進行更多的理念說明與溝通,因而造成一時遺憾。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對於當時一心辦學、不計付出的學者們來說,既有了縣長和教育局的承諾和協助,如何會思及仍需主動與縣議員進行更多互動與說明呢?而對縣府當時的承辦人員來說,恐怕也在「辦教育只怕少不怕多」的心理背景下,疏忽了也錯過了和議員做更多說明的最佳時機。

而這個不順利的開場,竟也一路伴隨著北縣社大多年來的發展;直至最近幾年,終於在各校逐漸展現豐碩的成果後,才慢慢地擺脫陰霾,緩緩進入佳境。回顧那段艱辛的歲月:1999年5、6月間,黃武雄教授不願意大家的努力,及民眾殷殷的期待付諸流水,和五校主任與工作團隊達成共識:五校同進退,既然只核准通過一所,便以永和社大作為本校,其他四校作為分校,繼續原來的各種校務與課程、招生,經費則平分給五校共同使用。然而當時除了經費,更困難的挑戰還包括:除了永和仍可使用縣立國中校舍之外,「其他四所一律即日起遷出國中校園」的附帶決議。

記得那段時間,已經設立了的一些學校的行政辦公室,又再搬遷回永和,大家共處一個小辦公室;有些學校則因地理位置,或與社區關係之建立等考慮,決定在原地另覓臨時處所,或乾脆在校園外搭帳棚進行招生與社區說明。「搶救社大」是1999年6~8月裡每天的挑戰和功課。不斷透過各種管道:立法委員遊說、公聽會、記者會、議會拜訪、發表聲明……經過一連串的努力,終於在教育部及立法委員的出面協助下,為三所社大爭取到進入國立高中(板橋--板橋高中,新莊--新莊高中,蘆荻--三重高中)繼續辦學,汐止則因在地並無高中,幾經協商,縣議會終於同意讓汐止社大搬回樟樹國中(但汐止社大終因連年遭逢地震與水患成災,又地處偏遠招生不易,在經費困窘,甚至潘主任為此舉債多時後,在2002年2月22日獲北縣社大審議委員同意,正式轉型為遠距的網路社大,遷出樟樹國中校址)。

就在一切終於就緒,各校迎接創校開學時分,921地震侵襲全台。五所社大,在搖曳的燭光中,展開了它越挫越勇、不輕言退卻的公民社會實踐之路。

 

2001年,新5校接力創設

也許正因為北縣這五所社大的籌辦過程備極艱辛,所以每一個參與其中的夥伴,都更加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成長學習與實踐理想的機會。也因此,各校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呈現出各具特色的辦學成果,再加上「終身學習」逐漸蔚為風潮,民眾的在地學習需求日漸高漲,部分議員初期因不了解而對社大產生的齟齬,也因為感受到民眾熱烈的迴響而逐漸減緩。

2001年這一年,在北縣就有四所社區大學陸續成立:分別是上半年的中和社大和新店崇光社大,以及下半年的淡水社大和三重社大。2004年新莊社大林口分校終於「分家」成功,經縣府社大審議委員會正式核准,成為台北縣第十所社區大學--林口社大。

新五所社大和舊五所社大,有一個明顯的差異,就是:前五所社大的承辦團體,皆是因為籌辦社區大學而成立社團法人,而新五所社大,則是由原本就存在的非營利法人團體承辦,其中兩所為私立高中--南山中學與崇光女中承辦。由於具備數十年教育事業之基礎,在各種教學設備及校園空間上,相較於其他各社大最屬優勢。因為,許多社大多年來一直不斷在「房事」上備受困擾:永和社大曾遭逢遷校風波、板橋社大一直在「危樓」裡上課上班、蘆荻社大近年一直面臨著高額租金的壓力、淡水社大校本部設在腹地有限的古蹟裡、三重社大也歷經遷校之苦。

多元面貌與整體特色

當然,除了經營團隊的性質外,北縣十所社大因為地理位置、所處社區發展條件,甚至工作團隊成員背景……等而有所差異。再加上北縣府教育局一直站在協助,而非主導的位置上,台北縣原本就較其他縣市幅員更為遼闊、族群多元、地理環境差異大,各校在短短幾年間,已成功發展出多采繽紛的多元特色;若相較於其他縣市社區大學的發展,則可看出台北縣社大的「整體特色」:

  1. 台北縣社大的數量居全國第二,僅次於台北市的十二所。

    台北市因經費充裕,北市各社大每年可獲得一定經費的補助款,加上交通便利,各社大每學期學員人數平均三千人,自然有其發展的優渥空間;北縣社大則各分處不同鄉鎮,有人口稠密之地區,亦有人口分散的地區,每年補助經費又非常態,學員人數多在1200-1800之間,能夠持續成長,並且在極為有限的資源下,生存下來,充分發揮特色、獲得民眾的肯定,放眼全國76所社大,實屬難得。

  2. 台北縣社大是迄今極為少數採用行政委辦,每年依縣議會通過之預算額度,進行補助的縣市。

    由於此種特殊的關係,社大和縣級主管單位--縣教育局社教課一直保持著極為難得的「有點黏又不會太黏」,互為主體的關係。此外,北縣政府長期調借候用校長,協助辦理縣教育局事務,業務承辦人每年〈至多兩年〉就會調動,許多社大資深工作人員常常比業務承辦人更加熟悉各種與縣府相關的業務,在縣府人員輪替時,給予許多義務的協助和經驗的傳承,自不在話下,也因此促成了社大與縣府基層行政人員的良性互動。

  3. 北縣社大幾乎都有著越挫越勇的生存能力,在經費困窘的境遇中仍堅持不放棄辦學的理念。

    除了因為內外部皆遭逢極重大困難的汐止社大之外,所有社大都活出了一片自己的天空,而汐止社大如今也成功地轉型為網路社大。但是,這同時也意味著我們需要花更多的力氣,不斷地和各級民意代表們溝通、互動,畢竟最初因疏於對話、理解而造成的誤會,於今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弭平。

  4. 十所社大各具特色

    台北縣各社大長期在公共參與、社會議題與學員培力上著力極深。各校創立以來,亦極力發展屬於自身在地的特色與風格。

 

有待突破的外部環境條件

北縣社大發展迄今正值由籌設奠基的初期階段,邁向更臻成熟的發展階段。在這個累積茁壯的過程中,除了需要每一個工作團隊的堅持、敬業與專業提升外,整體社會條件的配合,對社區大學運動的發展具有關鍵性的影響。這些社會條件,包括中央/地方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合力,以及成人高等教育在經費與學制兩大面向上的法制基礎。

目前教育部依據「終身學習法」,正推動「非正規學習認證辦法」,我們樂觀的期待,藉由教育部正式大學學分認證的實施,或許可以增強民眾願意參與終身學習的動機,進而吸引更多成年人重返學習行列。但,平心而論,「非正規認證辦法」相對應於現今全球化的快速變遷,實過於保守,例如:認證課程範圍與講師資格完全複製現有體制內規範,無法彰顯非正規學習之多元與活力、學分認證僅具十年效期、認證學分無法有效累計、配套措施尚未有全面規劃……也因此,若想藉此激勵廣大成人持續參與學習,不僅從事個人休閒藝文等生活內涵的充實,也願意將心力投注於心智的再鍛鍊,與社區公共事務的參與,恐怕影響有限。

如何透過社區大學的議題結盟,持續進行「成人高等教育」立法遊說與議題的倡議,以期有效建立正規與非正規成人教育之間更活絡的接軌機制,應是下一個階段社區大學共同的努力目標。

加強成人教育之各項資源挹注

當然,除了體制的建立,社區大學若要有更健全的發展,各項資源的挹注乃是必要條件。然而長期以來,大部分的教育資源多投注22歲前的教育上,佔全體人口60%以上的成人教育(含社區教育)卻從來都是教育中的「弱勢」;在高齡社會即將來臨的此時,如何讓「成人教育」能被整個社會有更合理的「對待」,相信這不僅是社大發展之福,更是整個社會力提升的重要關鍵。我相信:在社大運動逐步發展的過程裡,一個充滿在地活力的現代公民社會,也將因此孕育成熟。




課程查詢

課程名稱
師資
機構


↑TOP